選JUPAS的不要選新聞系 -根本不是錢和理想的問題

擇自呢個網

陳惜姿VS劉進圖 論記者薪酬

[按此打開]

 

(轉載至明報)

《賤買理想》
陳惜姿

這陣子,快畢業的同學都在找工作,看到《明報》「編輯室手記」專欄,主筆劉進圖寫他跟求職者面試的見聞,趣味盎然。他寫的,我想有很多都是我教過的新聞系學生。

但前幾天看到他寫的〈她來自屯門〉,我有點氣上心頭。劉主筆是我朋友,我也曾在《明報》工作過,《明報》每月都支稿費給我,但有些東西不吐不快,聲明對事 不對人,也為這行業痛心。文章寫到一個準畢業生,家住屯門,來《明報》面試獲取錄了。她明白《明報》位於小西灣,每月來回的車費超過千五元,而她的月薪不 過九千至一萬。

原來她矢志入報館工作,讀大學時便已省吃儉用,儲了五萬餘元,為月薪微薄的記者工作作準備。另外,她為了準備到《明報》上班,已請求一個住在港島的朋友幫 忙,讓她寄住,周末才回屯門的家。這樣,便可省回不少金錢。劉主筆聽了很感動,說「新聞行業就是靠這些為理想不計付出的年輕人,才能薪火相傳」。我只覺憤 怒。

我九二年一月開始當記者,起薪點一萬,與同學相比,不高也不低。今天有學生告訴我,有報館只肯給她八千五,她問我要不要接受,她很想入報行,無奈待遇太低。同一屆學生,到星展銀行做MT(Management Trainee),起薪點一萬八千五,足足多了一萬。

我想問,是誰決定記者必然低薪的宿命?不少報館都是上市公司,雖不至賺大錢,但好歹是一盤會牟利的生意。記者入報館工作,不是入慈善機構,不應只講理想不談薪水。

為什麼一個人有理想,就要被剝削?新聞系的學生,不少都是尖子,他們的市場價值很高,別的行業爭 請他們。要是報館仍是要賤買他們的理想,我會勸學生別加入這一行,因為反正兩三年後他們就會夢醒離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《她來自屯門》
劉進圖

周六下午,最後一輪新人面試,有一位準畢業生各方面表現俱佳,我們有意錄用,但看到她填報的住址是屯門,港聞主管劉頌陽忍不住提醒她,當記者薪金大約九千 至一萬元,每天深夜才下班,從柴灣找公車回屯門,每月的交通費超過一千五百元,還要孝敬父母家用和償還大學貸款,好些現職同事因此每月只有千餘元自用,生 活非常刻苦,她有沒有想過能捱多久?

實在沒有想到,那位外表柔弱的女同學,原來為加入新聞行業下了很大決心,很早作出準備,她念大學時便省吃儉用,盡量不花光學生貸款,儲了五萬餘元,作為畢 業後從報館基層做起的儲備。她說只申請了《明報》一家,倘若《明報》沒有空位,她才報其他機構,為了方便來《明報》上班,她找了一個在港島居住的好朋友幫 忙,預備寄住在朋友家,周末才回屯門探望父母,這樣可以多給一些家用,彌補父親當基層工作的微薄收入。

我們聽了,心裏很感動,新聞行業就是靠這些為理想不計付出的年輕人,才能薪火相傳,相比起一些在溫室成長、從來沒嘗過匱乏、搞不清自己人生路向的同學,這位來自屯門的女孩,更值得我們珍惜和期待。

 

______

李小姐,你看後,應該留個言。

做唔做番記者?係呢排最煩惱的問題。

錢其實不是問題,如果真係有理想的話。問題是香港的新聞娛樂化問題已經令人不忍睹,真正值得人關心的新聞卻無深度報道,記者的反思能力很低,趕趕趕趕趕,好睇好玩易讀,想看深度要人性要社會關切,唔知可以睇咩了。

或者我的適應能力太低了,過度不了讀者的新文化,融合不了新聞界的新作風。

我是新聞系畢業的,但如果我沒有副修社會系,我會覺得自己沒有讀過大學。

新聞系的老師不是不好,但整個有關批判新聞、新聞工作流程、傳播理論、新聞道德等的討論,其實就只有幾課。講到新聞處理,不如實戰三個月,幾個學年的東西就學了回來。想拍攝,自己用學費買部機啦玩下啦。相反,對於歷史、社會的認識,感觸及啟蒙遠不及其他科目,如果你同意大學的意義在於培訓思考,而不是職業培訓的話,讀其他科吧。

我好想問陳惜姿,你說幾年後會醒覺,你的意思是什麼呢?

 

廣告

~ 由 doraralala 於 14/06/2007.

4 回應 to “選JUPAS的不要選新聞系 -根本不是錢和理想的問題”

  1. 張波後來也有加入啊~

    明報

    2007-05-28
    D04 | 世紀 人文·關懷·視野 | 編輯室手記 | By 張健波

    《明報》的工資

    T:《明報》的工資一如很多私人機構的工資一樣,很難公開討論,不過,正如你提及的兩篇由陳惜姿撰寫的《明報》專欄文章,我閱後曾向主筆劉進圖說,陳惜姿寫得不錯。既然你再三催促,我就在可能範圍內談談自己的看法。工資是《明報》開支的一個最大單一項目,翻閱《明報》年報,可見《明報》的工資水平,在市場屬於中游——不單記者如此,縱使是公司最高報酬的5 人,亦是如此;論利潤,也是中游。可幸論編輯自主權和公信力,則名列前茅。

    工資問題,涉及員工的最根本利益,是《明報》行政委員會最關心的問題之一。2006 年7 月開始,我們將大學畢業生的入職月薪加至9000元,3 個月試用期後加至1 萬元;在此之前,則是8000 元起薪。若與教師、公務員、醫生或金融業相比,確是大有距離。我們完全同意要逐步提高記者和編輯的入職薪金。

    論到記者與其他行業的入職工資差距,我1978 年大學畢業,加入商業電台當記者的時候,月薪900 元;當時,我可以選擇當教師,工資約多一倍。不過,我還是加入了記者行列,為什麼?打工要講錢,這是人之常情,但,我在中大新亞書院4 年,深受新亞校歌「艱險我奮進,困乏我多情,千斤擔子兩肩挑,趁青春,結隊向前行」這種精神影響;所以,我首要考慮做自己最喜愛做的工作;工資是重要的,但,絕非最重要、更不是唯一的考慮。

    我的不少同事都不是單單為錢而加入《明報》,例如,我的好拍檔馮成章本是公務員、姜國元是另一報章的總編輯、劉進圖本來可當大律師。

    《明報》不是天堂,也非地獄,我們招聘新人的時候,不會承諾一個玫瑰園。我們只希望志同道合的人加入《明報》,一起耕耘這塊在香港已所餘無幾的新聞自由沃土。祝好!

    張波謹啟

  2. 讀書己經讀到死胡同,見你召集李小姐,就留言寫番兩筆。
    張波最後回應,斬釘截鐵表明–這是賊船,上與不上,悉隨尊便。
    英國首相Blair本周三就要離職,總嫌時間過得太慢的新聞界,立刻幫他計劃唐寧街10號之後的下一步。他的其一智囊表示:「相信Blair最最懷念掌握全球第一情報的首相魔力。」
    撇開什麼什麼為人民服務的偉大精神,甘心做一個低薪記者,我想自己大概都是出於一份虛榮–我喜歡別人在報章byline見到自己,我享受比其他人率先知道第x手消息。問題是香港人品味太窄,但是報紙太多,於是賣大眾黃賭毒的,有東方蘋果太陽;至於明星經濟信報,則要爭取本身己經小得不能再小的知識讀者市場。新聞太少,報紙太多,於是走精英或大眾路線的報章,都要九牛二虎地用自己的方法,去spice up their papers. 我有一個從來不敢在求職、講座、奬學金面試時一本正經地披露,因為實在消極得不能再消極的想法–何不來一個大屠殺去蕪存菁?你看只此一家的SCMP(Standard根本不能比)多好做?

    還有身為ex-明眼人,對該報記者的demography有一點有趣觀察。

    1.女的比男的多。
    2.30歲樓下的比30歲樓上的多。
    3.獨身比結婚的多。
    4.已婚人士之中,沒有子女的又比己經為人父母的多。
    5.細仔 / 拉仔 (即有年長兄姊的),比長子或長女多。
    6.若為長子長女/獨子獨女,其父母為公務員、教師或起碼尚在工作,又比退休無收入的父母為多。

    玩玩這個遊戲,由1至6,如果你是該項的majority得一分,你就可以計計,你尚有多少本錢,去當一個記者。如果閣下只得少於3分,我誠心請你轉行–記者,你玩唔起。

  3. 我計下分,我諗我高過三分。
    但我相信,今天要做記者,不一定要做主流記者。

    報紙結業呢個諗法,讀journal時已深深覺得。
    今天我們買報紙不過為張仲價值高過份報紙的贈券,你說讀者要求什麼了?

    今天做記者的跟紅頂白,為快、為爆炸力,質素有誰理。這不單是新聞,整個社會的風氣皆如此。

    我早早承認,愛做記者正因為這份工作的「權力」,三唔識七的人,都因為你的身份,向你說盡心底話,仲勁過警察。也當然如李小姐所說,享受那種掌握第一手資料的快感。還有不得不提那「偉大」的理想,總妄想自己的作品能帶給別人一點反思,影響生命(好似「天安門」的紀錄片),同時作品可見證歷史(感覺最深是當年做七一)。

    至於「我們只希望志同道合的人加入《明報》,一起耕耘這塊在香港已所餘無幾的新聞自由沃土。」對不起,塊土啲養分好差,啲野種出來,入口苦澀。

    如果真的有物極必反一事的話,新聞業快有轉機了嗎?君不見有heart的小眾刊物慢慢浮現?君不見生果報在地鐵大賣的廣告,大大聲標榜自己有良心嗎?

  4. 報紙人工低,因為報紙販賣的不是有深度、有角度的「新聞」,而是一班低技術工人收集 (甚至是抄襲) 回來的資料碎塊,由另一班低技術工人在 assembly line 上串連並加鹽加醋,使之變成色香味俱全的、有人會付錢買來作為茶餘飯後閒聊素材的「故事」。

    有個朋友讀到中四,會考沒考,字都不懂得幾個,他的 title 是「記者」,在報館的薪金超過兩萬;連筆也不用碰一下,新聞就打電話報料給識字的人寫出來 —– 他是個娛樂版的狗仔隊。

    Sadly,香港報紙販賣的是「娛樂」。假如一個員工做的東西與公司的核心業務相反,他的薪金會高到哪裏去呢?

    讓我們對互聯網的未來投下信心一票。尖子新聞系畢業生滿懷理想、餓死都要做的 —– 是 inmedia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

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