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才思乾涸的男孩子們 – Pablo Neruda的情詩

明天將在am730有一篇關於智利的文章。

其中記了兩小段聶魯達的情詩。南美和墨西哥人都喜歡寫詩冧女仔,寫得好唔好係一回事,「你是我的星星月亮太陽,如果你是一朵花,我願意做你下面的爛泥」當然嚇親人啦。

所以要學學是情詩之王Neruda了。最配服 Neruda的,是他形容性愛場面的symobolism,看得人… 怎樣說,蠢蠢欲動?血脈沸騰?總之幻想力豐富啦﹗

引一首激情一點的﹕

我想望你的嘴,你的聲音,你的髮。
沉默而飢渴地,我遊蕩街頭。
麵包滋養不了我,黎明讓我分裂,
一整天我搜尋你兩腳流動的音響。

我渴望你滑溜溜的笑聲,
你那有著豐收色澤的雙手,
渴望你蒼白玉石般的指甲,
我想吃掉你的皮膚像吞下一整顆杏仁。

我想吃掉在你可愛的體內閃耀的陽光,
你驕傲的臉龐上至高無上的鼻子,
我想吃掉你眼睫上稍縱即逝的陰影。

我飢渴地四處走動,嗅尋霞光,
搜尋你,搜尋你熾熱的心,
像基特拉杜荒原上的一頭美洲豹。

浪漫一點的﹕

我愛你,把你當成永不開花
但自身隱含花的光芒的植物;
因為你的愛,某種具體的香味
自大地升起,暗自生活於我的體內。

我愛你,不知該如何愛,何時愛,打哪兒愛起。
我對你的愛直截了當,不複雜也不傲慢;
我如是愛你,因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

還有什麼方式:我不存在之處,你也不存在,
如此親密,你擱在我胸前的手便是我的手,
如此親密,我入睡時你也闔上雙眼。

摘自﹕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

西班牙文原汁原味版

而我一直最愛的是這句﹕

Es tan corto el amor, y tan largo el olvido.

Love so short, but oblivion so long.

愛太短促,可遺忘卻太漫長。

摘自﹕這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

廣告

~ 由 doraralala 於 27/08/2007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